百日紅

小狐嬸短打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小狐丸X女審神者
*第一次寫小狐,抖抖der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浴室的拉門緩緩被拉開,從裡頭飄出陣陣水氣,鏡子上盡是水珠。

      總算是將身上的黏膩與燥熱都洗刷乾淨了。
      審神者的手在鏡子上畫了一張笑臉,之後便隨意地在上頭抹了幾抹。抓起掛在架上的浴巾往身上一圍,審神者輕快地步出浴室。才一將門打開,她差點就想躲回浴室裡——她忘記她洗浴前為了冷房而開的了空調。
      這下只好快點去尋找那遙控器了,審神者快迅速地移至床緣,床上散落著剛剛被她一股腦兒丟在上頭的衣物。她再將手伸進枕頭堆中翻找,仍是未見那短而厚的長方小盒子。

      殘留在肩上的水滴被冷風吹過後涼颼颼的,讓人直起雞皮疙瘩。審神者也顧不得自己未著一縷,趕忙用堆在一旁的被子裹住身體,只將頭部留在外頭。

      按理來說床被裡應當不會有這樣的觸感。長而微捲的、似是動物的毛皮又似人類的毛髮,審神者一愣,將被子掀開一瞧——窩在裡頭的「東西」有著捲翹起的銀白色長髮,長而斜飛的眼眶裡,石榴色的視線直瞅著她。
  「主上大人,入浴可還舒服?」微笑時露出的八重齒非但沒有戾氣,倒還有著幾分順服。

  「……狐狸!」審神者短促的喚著她的近侍。小狐丸知道她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而沒有收到驚嚇的慌張,環著審神者後腰的長臂沒有放開,倒是收更緊了。
      甫經洗浴的女體散發著沐浴露的香氣,十分好聞。但是更讓小狐丸感到有興趣的,實則是審神者身上的氣味,即便是混有汗水或輕微的皮脂。

      他喜歡的是那份毫不假飾。

      將整張臉埋入裹住審神者的浴巾裡,小狐丸深深吸了幾口氣。棉質的大浴巾柔軟而充滿空隙,男人的吐息穿透過這些隙縫在肌膚上遊走,此時她的心口就和她前胸細嫩的皮膚一樣,泛著絲絲的癢。審神者硬是提著一口氣,憋著小腹抽地緊緊的,像是努力鼓著胸口不讓圍著的浴巾滑落。
  「怎、怎麼了……是我洗不乾淨嗎?」她的雙唇輕顫,攢著小狐丸手臂的手指也在跟著發抖。

      空調的溫度真的調太低了。

  「我還覺得您洗得有點太乾淨了呢。」拉過審神者的手,小狐丸輕輕吻過上頭細小的指節。

评论(1)
热度(32)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