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疲れたでしょう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長曾禰虎徹X女審神者

*以上接受,以下下文

       審神者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埋在成堆報告中的自家近侍。長曾禰虎徹一手捏著表格的頁角,一手撐著頭。手肘靠在桌面上,手指越往髮根裡插。
       格子裡的數字有些填得整齊清楚,而有些則是龍飛鳳舞地撇了幾撇,花了好些時間才辨別出確實的數目。

       他將那疊紙拿到眼前,復又將其拿遠。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他常覺得這些數字好似在動,導致最後統計的數量總是對不上。長曾禰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需要把我的眼鏡借你嗎?」看著快要把頭髮抓得一團亂的自家近侍,審神者移動至長曾禰身旁,晃著眼鏡盒的表情十足地是在打趣他。

     「您手上那個我看起來會頭暈,更不濟事了。」長曾禰乾笑著伸出手指,眼睛一行一行地跟著移動著,並沒有對著審神者。
       他停了下來,揉揉有點酸澀的眼。 還看不到半個時辰便覺腦袋混沌、兩眼昏花,要是成天就只是坐在室內整理這些紙張與閱讀公文,長曾禰簡直不敢想像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除了本體,恐怕連骨子裡也都跟著鏽蝕了。
       對於不擅文辭的長曾禰而言,拿起一支筆有時竟比起他舉起刀來還要費力。他倒也不是大字不識幾個,只是長曾禰對於公文往來間的繁瑣細節感到心累。回報的結果寫得簡單明瞭不是更好瞭解嗎?為什麼還要加上那麼多無謂的語句?

   「長曾禰。」從身旁傳來審神者的聲音。
   「是?」他塗改掉剛剛不小心寫錯的字後才應了她。
   「到我這裡來。」審神者拍著她的膝蓋朝著長曾禰招手道。   「那個沒有關係,先過來一下。」見對方還在紙上塗塗寫寫,審神者連忙解釋著,好讓他可以趕緊來到自己這邊。長曾禰終是放下紙本,將筆擺回紙鎮上。

    「趕快,來晚了或許我就改變主意了也說不定噢?」審神者揚起嘴角,一邊催促著還杵在原地的長曾禰。雖不清楚對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長曾禰還是踱了過去。審神者側著坐在地,長曾禰應著她坐在跟前。

    「喏,來吧。」
    「這是做什麼?」長曾禰挑起眉問道。「讓你充電啊!」審神者使著力氣拍著胸,朝他展開臂膀。
   「噢、哦……」似懂非懂的男人只好將頭往審神者膝上一歪,枕上去後不知要將手置於何處,只得橫抱在自己胸前。
       長曾禰面朝向審神者的腹部,腰帶底色是深淺兩色交錯的霞取文,帶締則是繫成藤結的式樣。他枕著的地方偶隨著審神者的動作輕微晃動,並伴著衣布擦動的悉窣聲。 審神者解下羽織開襟處的結,將其脫下後簡單放在一旁疊上。 她抬起手,將遮住對方的眼睛的瀏海往耳後一塞,長曾禰在這時也把頭枕得更上去。

       男人垂下眼皮,一手圈著審神者的後腰,正好搆著垂在後頭的文庫結。

    「我的腳快要沒有感覺了,你這傢伙倒會享受。」審神者用指頭戳了戳長曾禰的太陽穴,後者才從她的腿腳上移開。
    「抱歉吶。」他一手支撐在疊上,朝審神者揚起嘴角。
    「你果然喜歡女人的腿更勝於其他對吧?」
    「也不盡然,只有您的我才感興趣。」男人說出這話的語氣就好像是告訴別人他昨天總共吃了兩顆雞蛋那樣的稀鬆平常。
    「油嘴滑舌。」
       等到腳上的痠麻稍微退了,審神者伸手將長曾禰從地上拉起來坐好。
    「往前傾一點。」她要求他道,長曾禰照著做了。審神者直起上身張開雙手,輕攬著他的脖頸往自己懷中一帶。長曾禰的鼻梁剛好陷進審神者的水色半襟,柔緩的女性曲線在衣料下隨著呼吸一起一落。

       垂落在一邊肩上的髮、頸頷間香粉的氣味、以及小袖底下散發出來的體香一同雜糅成名為「女性」的馥郁。     

       

       啊啊、真好。

      被審神者輕吻上額頭的長曾禰虎徹心中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评论(6)
热度(19)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