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会いたい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和泉守兼定X女審神者

*梗概是來自與基友閒聊的情境反應題:
「審審要搭公車時,公車跑了,因為下一班要一小時後才會來而打電話給自家刀男」的場景

*女審名字有

*台味大學生現趴囉(?)

*遲到的情人節快樂

*以上接受,以下下文

      倒計時的碼表鈴聲響了起來,原先雜沓的腳步與鞋底在球場地板上嘎吱摩擦的聲音戛然而止。所有抵擋與進攻也在這一刻化整為零。
場上的十個人按著球衣的顏色排成兩列後彼此面對著面。
   「謝謝學長的指教!」身著紅底球衣的五人向對頭的黑色球衣敬了個禮。
   「大家辛苦了!」
   「別再忘了收操啊、小心你們明天下不了床!」黑色球衣的另外五位拍了拍後輩們的肩膀,一邊耳提面命。

      和泉守兼定拉起衣領擦去臉上流下的汗滴,紅色的球衣被汗洇濕成絳紅色的樣子。拆下垂在腦後的黑長馬尾,他張開手指梳理著末梢的糾結,才重新將頭髮綁高。

   「喂、兼定!可以過來一下嗎?」

   「喔喔!來了!」正要纏上彈性髮圈,便有人從後頭在喊和泉守。趕緊綁好頭髮並撈起夾克披在身上,他用小跑移動到場上。

      幾位學長攤開戰術板,拉著和泉守坐下來聽剛想到的新戰術。嚴格說起來這些不算是新的把戲,但在有了像和泉守這樣高個子的新血加入了以後,他們發現了新的運作方式。

      和泉守含著水壺的吸管,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顆代表自己的紅色磁鐵。
   「……防守時你還是負責籃下與底線,但如果是進攻,你也可以到前面去要球。因為你高,準度也還可以,上中的話就有機會得分。腳要跑起來,你籃下站習慣了更要記得。」
   「嗯嗯。那我什麼時候可以這樣……啊啊抱歉、前輩我可以接一下電話嗎?」

      就在和泉守要繼續追問的同時,夾克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對方簡單的點頭以後他拿出手機滑開螢幕,上頭顯示出「不明電話號碼」的字樣。

  「喂?哪位?」
  「我是椿。我已經到公車站了。和泉守我問你哦,你在的校區是○○區嗎?」話筒那頭傳來了女孩的聲音,背景還有一些細碎的談話聲。和泉守皺起眉,將擴音鍵按去把話筒貼近耳邊,背對著其他人又坐了下來。
  「那裡是山上耶,我是在山下的××校區。怎麼了?」
  「……哦哦,果然是我記錯了。我一直以為你是在山上的校區。」
  「我們系二年級就會下山來啊,妳到很久了嗎?」
  「剛到,但是公車已經開走了,下一班要一個小時後才進站。」

  「怎麼不早點出發、啊不、我的意思是妳可以……喂、喂?」

      促不及防被掛斷電話的和泉守正撐著頭思考該如何是好時,手機再度響起。他連忙接起手機,並沒有注意到身後聚集了一群人。其中一個好事的學長用手勢制止其他人的竊竊私語,並作勢用手罩住耳廓。

  「我手機電量不足,又沒帶行動電源,公共電話又好難找。」
  「還好、我以為妳生氣了……。」和泉守不禁鬆了一口氣。
  「我没生氣啦,那我現在可以怎麼辦?」
  「小椿妳通勤或是回家總也要公車吧?去裝app啦,真的!妳說妳現在在公車站對不對?」
  「是啊,糟糕、零錢又要没了!」
  「那我跟妳說,妳現在走到公車站對頭的圓環,之後站在那裡先不要動。瞭解?」
  「好,我得先掛嘍,再——」電話另一端的女孩話還沒說完就被切斷,和泉守也只能先鎖起螢幕。一將身體轉回去,和泉守便迎上了好幾雙眼睛盯著他瞧。

  「那個、隊長……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呃可能需要先離開。」和泉守敲著身旁的籃球,環視著同樣坐在地上的其他人。

  「很緊急嗎?你剛剛不是還有問題要問?」其中一個戴著粗黑膠框的學長用記錄板輕敲著地問道。
  「呃……事出突然、有個人現在需要我去載。」和泉守此話一出,場邊也跟著一同鼓噪起來。
   「是妺子吧?」
   「剛剛開擴音有聽到,好像是女的。」
   「哦喔喔喔喔喔喔!」
   「是學伴嗎?還是直屬?」被稱做隊長的大個兒撞了一下和泉守的肩膀。
      ……隊長你就饒了我吧。和泉守兼定忍不住腹誹道。

   「我回去會記得自己收操,所以……拜託了隊長!」和泉守低下頭,雙手合十在面前。

   「都給我記得明天練傍晚啊,然後我今天說的那個比賽的影片要看嘿!」大個兒調整著他的髮挎,一邊朝場外還在收拾東西的其餘隊員提醒道,一邊用手勢提示和泉守可以先離開。
   「謝謝!那我先走了,明天見!」和泉守這才雀躍地撈起地上的其他球,迅速地將它們裝進藍黑相間的圓筒狀球袋裡。

***

      用隨身攜帶的筆在空白處加上了幾筆,椿闔上手札塞進背包裡。街邊的紅綠燈顯示現在是她可以通過的時候,她背起肩帶,半小跑地向對頭的圓環前去。

  「和泉守!」在聽出聲音來源的主人後的椿欣喜的回應著。

  「上來吧。」將摩托車身向女孩傾斜後拉開踏板,和泉守塞給她一個半罩式的安全帽。

  「穿這樣不冷嗎?」椿在等待紅綠燈的時候開口問道。
      男孩的上半身罩著一件花灰色的厚帽T,下半身則是黑色緊身褲外罩一件紅底黑邊的球褲,褲腳處印著9和1兩個數字。
  「剛剛練完球、身體還沒有冷掉,所以還好。」即使和泉守拉起安全帽的面罩回答,他的聲音聽著仍舊有些模糊,好似被呼呼的風聲蓋過。

   「倒是妳,妳的臉怎麼這麼紅?」從後照鏡瞥見女孩紅撲撲的,和泉守將她抓著自己衣角的手拉進自己上衣的口袋。

   「我……腮紅塗得太重了!」女孩偏過頭吐吐舌頭,將安全帽又往下拉了一些。事實上,椿有些錯估這個城市的天氣狀況,在太陽逐漸西沉的同時溫度也跟著下降。臉頰自然也讓風吹的發紅。

      綠色的號誌燈閃爍著,男孩的手從口袋中離開後握住把手。將下巴縮進針織的紅色緹花圍脖裡,椿把自己的另一隻手也同樣伸入帽T的大口袋。

      冬季的白天還算溫暖,但是夜晚和清晨會變得格外冷冽。那張紅紅的小臉分明就是被冷風吹的,和泉守心想。剛剛看女孩站在圓環上等候時既没有帽子遮風,燈芯絨也不是什麼耐得住風的材質。至於拉至大腿一半的膝上襪……總之看在和泉守眼裡就是一個冷字。

      好在有摩托車輔助,兩人在半小時之內抵達臨近校區的學生宿舍。

   「下次穿溫暖一點好嗎?小姐。」接過椿遞過去的安全帽,和泉守揉了揉她頭頂翹起的髮。

   「嘿!頭髮都讓你弄亂了!」椿皺著眉護著自己的頭髮,一邊用手理開和泉守縐在一起的瀏海。

  「……啊~哈啾!」
       和泉守冷不防地打了一個震天響的噴嚏,已經閃避在旁的椿掩著笑從包裡抽出一張面紙給他。

  「看看是誰要穿得溫暖一點啊?嘻嘻!」和泉守用面紙揩了揩有點紅的鼻尖,空出的另外一手搭著椿的肩頭,將她攬向自己。
      從山丘東面升至半空中的月,彎曲的弧度一如相逢愛侶的上揚嘴角。在女孩清脆的笑聲中,街邊的路燈悄悄地亮了。路燈下兩條細長的身影緊靠著,逐漸疊合在一塊。

评论(2)
热度(6)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