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NARUTO】【鹿鞠】Moonlight talk

【2015/05/31 ICE2 鹿鞠無料】

 

*The Last 梗有



 

 

近日,月亮無端的逼近地面。
有感於異樣的五影為此召開了一次會議。說是商議對策,卻也僅只互相告知近乎像是寒暄的地步。

但其嚴重的程度,不只是對忍界、連同整個地球都會因此傾覆毀滅。

聽起來荒謬,卻是自己即將接下的任務。

協同鳴人、小櫻、祭與雛田一同組成的小隊,預計明日出發,奪回花火。

鹿丸看著手上倒數著末日到來的計時鐘,時間消逝的速度和自己的心跳無二。

並沒有特別快速,也因此讓他沒有什麼感覺。

 

六代目的指派與叮囑一結束,其餘組員一哄而散。鹿丸於是一階階踩上石梯,在他專屬的特等席坐下。

鹿丸仰起頭看向天空,照在臉上的陽光溫暖而不刺眼。

雲朵的邊緣被夕日鑲上金邊,漫天的霞光艷紅如血。絢麗的夕照很快的就隨著落日貼近地平線後下沉於層層深林,幾顆星子不等夜幕低垂逕自攀上遠方藍紫色的上空 。

看來明天會是個好天氣,他心想。

 

閉眼仰臥在石椅上,氣溫隨著時間越發冷冽,不禁讓他打了個噴嚏並把脖子往背心裡縮。吐出一口氣暖暖露在外面的雙手,隨即插進兩邊褲袋。

不知道她會不會冷?

即使季節間的變化還算溫和,木葉的冬天仍然不可小覷。

手鞠理應會照顧好自己,但他就是會想,理所當然的想。

 

「喂。」

「……?」甫聞聲,鹿丸睜開眼看向上。

她來了。

 

「你縮成一團的樣子很好笑。」手鞠抿起嘴輕哂。

鹿丸支起身,有些無奈的搔著後腦的髮辮。

「走吧?」手鞠招了招手,上揚的眼尾斜睨著他。

「嗯。」

 

通明的燈火為低垂的暮色增添了幾分暖意,街道上的人潮不多,卻不至於寂寥。
「冷嗎?」看著身旁女子直挺鼻尖上的殷紅,他不禁開口。

「還好,習慣了。」手鞠若無其事的答道。

她多年來在不同的時序造訪木葉,已經十分適應。木葉村鮮明的季節變化不似砂隱那般千篇一律,只有滿天的飛沙和短暫的雨季。

一同找了家小店坐下,點了一些簡單的吃食。熱食的蒸氣驅走停留在臉上的風霜,氤氳著兩人皆有些寒涼的臉龐。手鞠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已經飄起了棉絮般的雪片。

就連第一次看到下雪也是在木葉哪,手鞠的思緒回到了好幾年前。

 

見著對面的女子盯著窗外出神,鹿丸出聲一喚。

「東西要涼了,快吃吧。」

原本想問她在想什麼,但鹿丸沒有開口。

手鞠要是想說就會說,鹿丸亦然。這是長久以來他倆的默契。

 

「只是突然想到以前的事。」

「是嗎?」

「想到第一次看見雪。」

 

那時的她瞪大了雙眼,興奮的衝出門外,也不管身上衣物是否過於單薄。她從沒看過這樣潔白輕盈的物體在空中飛舞。

「下雪了,你看!」她的語氣中掩不住欣然與驚喜。

不過只是下雪,鹿丸不覺得有什麼好驚喜的。但手鞠如孩子般發自內心的喜悅表露無遺,卻是一直記著的。

 

鹿丸啜了口茶,只覺肚腹有些飽脹。

「喏。」索性把飯後小點推向手鞠。

「诶?」

「我已經吃不下了、給妳。」

鹿丸本來食量就不大,而且知道手鞠素愛甜食,便將自己那份給了手鞠。

「啊謝謝……」手鞠大方地接過,用小調羹挖起浸泡在紅豆湯的麻糬送進嘴裡。

微焦的米香和甜而不膩的口感讓手鞠顯現出滿足的神情,也讓鹿丸暫時脫離了肩負著任務的現實。

 

出了店鋪,地面上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雪。

鹿丸發現腳下的地面散發著微光,順著光源抬頭一看,圓盤般的明月已經高高的掛在天上,寥寥幾顆星辰散布在夜空中。紛飛的雪片像鵝毛般的從空中灑落,鹿丸高聳的髮辮也沾了一星半點。

寒意從腳底刺向下肢,身旁的手鞠捧著兩邊臂膀,咬著牙關不讓鹿丸發現自己畏寒。

 

「妳穿得太少了。」鹿丸將原先披在身上的大氅披上手鞠。

「我那裡和你家不順路。」

她原以為會分頭走,因為鹿丸的家和火影供她暫留的處所是在不同方向。

「走這裡一樣也可以回去,無妨。」雖得花多一點時間,但一點都不麻煩。

空氣中急凍的寒意逼向腦門,兩人依著彼此的肩並行在街道上。手鞠也就由着他,一同回到住處。

 

「我……明天就要出發了。」鹿丸率先打破靜默。

「嗯。」手鞠對此有所耳聞,大略也猜到會是他擔任此次任務的隊長。

她這次來木葉,除了是我愛羅的護衛,也算是對於盟國戰力支援的一部分。

 

「要是失敗了的話……」

「忍者不該一接到任務就先行預設結果。」

身為忍者,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完成任務。長久下來的共事,手鞠確信鹿丸不允自己做出什麼錯誤的決策而讓同伴們去背負自己的失敗,更不許自己心生害怕與逃避的心態。

但是這次的鹿丸卻是想到失敗的後果,使她不由自主地覺得反常。

將大手探入氅內,鹿丸準確地握住手鞠垂在一旁的手。

他這是幹什麼?手鞠有些尷尬,暗忖著他這奇怪的反應是為了什麼。

 

「是啊,妳說的沒錯。」鹿丸話還沒說完就被手鞠打斷,他有點懊惱。

 

「我已經到了,你可以鬆手了吧?」

已經到達了手鞠的暫居處但她想掙脫卻是不能,鹿丸異樣的強硬讓她仰起臉來望向他。

老是皺著的眉頭配上勉強扯開的嘴角,鹿丸的臉在微弱的月光下帶著一股悽然。

「妳能笑一個給我看嗎?」鹿丸冷不防的來了這麼一句。

 

鹿丸喜歡看她笑。

 

「因為要是我回不來了……」

他剛才想的其實是:要是再也看不到手鞠,他會很想念她的微笑。

他真希望時間就停在這裡,別再向前推進。

 

「不要胡說。」手鞠只覺雙眼有些酸脹,她的眼還是不太習慣雪地反射的光射入眼中的感覺,她不禁垂下頭。

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具體的承諾,手鞠也自認不會被一些虛無飄渺而好聽的漂亮話所束縛住。

鹿丸不擅於言辭的表達,但他所說的話總是一針見血,他也同自己般不會將時間浪費在廢話上頭。

可是此時的她卻很希望鹿丸不要再說那些能讓她有念想的話語,否則她好像快要管不住水氣滿盈的眼眶。

 

「……明明只是出個任務被你弄得像是在訣別啊。」

纖長的羽睫輕輕一扇,翠墨的眼瞳對上了鹿丸的眼。手鞠抬頭時,她的臉正好對著月光。飛雪為手鞠頰上刷上一抹嫣紅,但鹿丸注意到的是手鞠眼底的濕意。

 

「妳哭了?」

「怎麼會?我才不是你……只是剛剛有雪花飄進眼睛裡,融化了……」

 

說到這裡手鞠的聲音有點顫抖,鹿丸也覺得手鞠略小於自己的掌心寒涼的嚇人。

也許是畏寒或是其餘原因…但他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連同自己的大氅,鹿丸輕輕擁住手鞠。

 

 

 

 

 

 

 

 

 

『一定會回來。』

 

 

他在手鞠耳邊說道,用雪片掉落在雪地上的聲量。

评论(2)
热度(17)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