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NARUTO】【鹿鞠】おかえり

 

 

 

 

 

 

 

*the last衍生,建議先閱讀【NARUTO】【鹿鞠】Moonlight talk

*一如往常的鹿鞠(誒

手鞠未曾想過沒有鹿丸會是怎樣的情況,她已經很習慣身邊有他。

從中忍考試到忍者聯合,他們一直都是個很好的合作伙伴。長久配合下來的默契讓手鞠十分得心應手,而且工作起來很有效率。

雖然他嘴上老是在邊抱怨著麻煩,仍把事情全攬起來做。
雨天時的雨傘總是會傾向她那邊、對甜食不感興趣仍會一同前往甘栗甘(而且通常是鹿丸付錢)……
有太多太多與他的交集,像幻燈片般掠過她的腦海。

就好像是被重重擊中一般,腦袋裡雷影要摧毀月球的提議嗡嗡作響,手鞠只覺得手指關節緊的生疼。

「我反對。」

垂下碧綠的眸子,風影我愛羅提出意見。

鳴人是忍界的重要人物,這個小隊也是由多為年輕世代中的優秀忍者所組成,這樣冒然的作法對於忍界的損失將不可估計。
他也不願意自己的朋友遭受這樣的待遇。
而那個鹿丸,不僅在戰後的忍者聯合擔當重要的策略分析者,只怕在手鞠心裡也占有一席之地。

「啊啊!月球上有字!」
「怎麼會有字?寫了什麼?」透過望遠鏡大家看到月球表面的坑洞上的忍者文字,總算是鬆了口氣。

鳴人一行人總算安全地回到地球上時,手鞠好不容易恢復規律的呼吸再次被打亂。

「去吧,姐姐。」

我愛羅向手鞠示意,手鞠也微笑著和弟弟點了點頭,算是感謝他的體諒。
顧不得發顫的四肢,她奮力鼓動著大腿,像風一般的離去。
一路從指揮部奔向人群之中,手鞠不斷的搜尋著他的身影。

她只是想確定,想要親眼看到



扶著消耗過多查克拉的祭,鹿丸的步伐在地上拖著。

「真的很抱歉,鹿丸。」欠缺血色的俊秀臉龐不自然地勾起嘴角,試圖表示自己的歉意。
「沒關係的,這沒什麼。」鹿丸答道。鹿丸轉向後方,直到看見紅色的圍巾在空中飄揚著才放下心來。

「鳴人不知道是在蘑菇什麼…真是麻煩!」對於這個遲鈍的傢伙終於開竅這件事,身為夥伴的鹿丸著實替他開心。將祭帶到醫療班後,眼看著有一大群人朝他們奔過來。聽到英雄的稱呼,鹿丸認為倒有些浮誇。反而是多虧了他們在地面上的幫忙,才得以守護其他人。
許多的後輩們前來迎接,都圍繞著鳴人。鳴人的臉上泛著幸福的微笑,一雙手緊緊的摟著臂彎中輕聲請求放手的雛田。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鹿丸白眼都快要翻回月球上去。

有必要這樣子閃已經累的半死的大家嗎?並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都有用不完的查克拉啊!

揉揉眉心,鹿丸別過頭後背著人群。

「喂!」
有隻纖柔的手搭上了鹿丸的左肩。



急促的呼息聲近在耳後,鹿丸疑惑的轉身。
「是妳啊?」鹿丸有些驚訝。

氣喘吁吁的手鞠直勾勾的盯著鹿丸,冷冽的空氣灌進口鼻,紊亂的呼吸與過激的心跳簡直快把她的身體炸開。

鹿丸一低頭便迎上手鞠呼出的白煙,無神的碧眸像是把他看穿了一般,一下也沒眨。

「妳還好吧?」
「嗯。」
好不容易平穩了呼吸,手鞠只是搖搖頭。
「怎麼不戴手套?」
鹿丸依稀記得那日她的手上有一雙。
蔥白的指尖凍的通紅,當鹿丸的手碰到自己時,手鞠忍不住皺了皺眉,她這才想起手套被自己擱置在室內。
朝掌心裡呵氣後,鹿丸快速摩挲著雙手。反覆了數次後馬上將手鞠的手包覆起來。她睜大了眼,一股暖流從鹿丸的大掌由外而內的傳入。

「真是的、妳明明就很怕冷……」

「鹿丸。」

手鞠終於忍不住了。
她鬆開鹿丸的手,盡力的張開雙臂。

鹿丸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腰就被手鞠緊緊的環抱著。

「手鞠?」

「吶,愛哭鬼。」

「嗯?」


「原來雪花嚐起來……是鹹的呢。」







歡迎回來。

 

 

 

 

评论
热度(18)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