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NARUTO】【鹿鞠】煙濤

【2015/05/31 ICE2 鹿鞠無料】

 



「欸,我說你!」

 

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三支了。

手鞠實在是已經忍無可忍,從鹿丸唇邊抽出叼著的香菸。

雖然明白這個行為對於鹿丸的意義,可是她始終覺得這無異是種慢性自殺。

 

「別再抽了,小心你會因此而早死。」

「才不會,更何況我原本就想比自己老婆先死。」

「那也不該是這種死法。」手鞠撇了撇嘴,沒好氣的答腔。他們所擔任的職業本質就是在生死之間來回穿梭,對於彼此的身後事兩人也毫不忌諱的討論。

 

「不過要是我走在前頭,就得看你這愛哭的傢伙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我可吃不消啊。」

「那或許妳會因為受不了我哭而活過來也說不定。」

「你想太多了。」

 

 

 

 

鹿丸憶起了許多年前的某天。

至今鹿丸都覺得手鞠那爽朗的笑聲猶然在耳。

 

 

 

 

 

 

 

他獨自坐在迴廊上望著庭園裡的水池,從衣衫內袋裡掏出打火機。

赤紅的火焰燃亮了煙紙,煙草燃燒的獨特氣味逐漸在空氣中飄散開來。

因為頻繁的開關而被磨出亮光的打火機盒蓋上反射出他的面容。

 

 

「爸。」一個和鹿丸髮型無二的青年走進室內。怪異的味道竄入鼻腔,讓他不禁皺眉。

「你回來啦。」鹿丸的視線從盒蓋上自己的影子轉向身後。

 

「老爸…你是在想你的老師嗎?」

鹿代小時候曾多次看見父親拿著打火機在手裡把玩。記得母親說過,那個打火機是未來姐的爸爸所託付給他的重要東西。

「沒,是在想你老媽。」

「你明知道媽不要你常抽。」

「現在換兒子來盯著我,真是麻煩。」鹿丸嘆了口氣,抖落掉在指間的煙灰後噴出一口在鼻腔中停留許久的煙霧。

 

 

 

 

 

 

 

 

 

 

 

 

 

 

 

 

 

 

 

 

 

 

 

就在前年冬天,手鞠早先自己一步去陪伴四角和吉野。

下葬時,鹿丸麻木的臉上看不出任何一點情緒的波瀾,卻在她走後一年的某個月夜,才終於落下兩行清淚。

 

 

除了為兩人的永別而哭,也為自己的愚蠢。

 

 

他怎麼會這麼晚才明白?

 

手鞠其實是不願自己看見她傷心的樣子,所以才會先走一步。

他總算釋懷了,然而身體也自那時起每況愈下。

 

回首過往的生涯,先是在村子中擔任僅次於火影的重要職位,然後娶了一位身份不凡的美人,之後生了一個兒子…鹿丸的際遇遠遠不及同期的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那般傳奇與坎坷,但也算是經歷過忍界中的風風雨雨。

 

看著父親斑白的雙鬢與迷離的目光,坐在鹿丸身旁的鹿代突然覺得父親離自己好遠。

「爸,有什麼話就說吧。我會安靜的聽著。」

鹿代覆上老人枯瘦的手,輕輕地握住。     

 

「…要是沒有碰見你媽,也許我的人生會過得比較安逸呢…」

看向兒子酷似髮妻的雙眼,老人扯開的嘴角牽動著佈滿細紋的臉。

「…倘若重來一次,我也願意是她…」

 

 

老爸是真的很想念母親,鹿代心想。

 

 

 

 

手鞠的出現確實在自己生命中刮起一陣旋風,將他原先理想的安穩人生打亂。

也因為是她,使他這一生十分滿足。

最初的理想,到頭來一項都沒有成真。

雖然有些無奈,他並不覺得有任何遺憾。

 

 

 

 

『吶手鞠…等這麻煩的一切都結束…我就去找妳…』

 

 

瀰漫在空氣中的煙霧隨著氣流的浮動繚繞著,像是在海中起伏不定的波濤。

有一朵雲緩緩地從屋簷上飄過,輕輕推著它向前進的是一陣來自西方的風。

 

 

 

 

 

 

鹿丸相信,那就是手鞠。


评论
热度(22)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