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After Sex Cigarette

*深夜而沒什麼營養的腦洞,段落亂七八糟

*CP:長曾禰虎徹X女審神者,雷者請自行迴避

*應該不會被屏蔽(?)







        審神者睜開眼時,發現身後空了。捲起被子, 被褥間熱汗與體液混雜在一起的濃烈氣息灌進鼻腔,她的耳根又是一熱。

        每次同長曾禰在一起後往往都是倒頭就睡,眼下這般清醒倒是頭一遭。拾起團在一旁的衣物披掛在身上,審神者打開廊前的紙門。

        長曾禰執著煙管坐在迴廊邊,縷縷煙雲緩緩飄出口中。把身軀靠上男人的後背,審神者將手繞向長曾禰身前,抽出他手中還是溫熱的煙管。 

    「主上?」他轉過身, 眼前的女人身上穿著自己的運動外套,拉鏈只拉了一半。

        雖然她素來不喜菸味,但是長曾禰身上的氣味似乎沒有那種刺鼻。這使得審神者開始有些好奇。

    「欸,味道如何?」她在男人身旁抱膝坐下。
    「怎麼?主有興趣?」 將煙管倒了過來,男人朝手背敲了幾下,倒掉剩餘的煙灰。

    「…唔…想嚐一口看看。」她很好奇,能讓甫經歡愛的男人離開溫柔鄉的滋味究竟如何?

        長曾禰捏起一小團菸絲,搓成小圓球狀後放在管端上。審神者拿起火柴,朝著雁首底部就要燒。

    「直接點在菸絲上就行了,主。」

    「喔喔!」接過審神者手上的火柴,長曾禰用遠火在菸絲團上兜圈。燃燒的菸絲點燃了紺紫色的夜,她睜大眼盯著那丸火珠。

    「什麼時候能吸?」
    「現在就可以囉。」男人將煙管遞給她。

        審神者握著羅宇,故作嫵媚的翹起小拇指,含住吸口用力一吸。

        審神者沒想到會被自己硬生生的嗆了一口,而且臉部表情劇烈的變化都讓身邊的男人看在眼裏。

    「你笑什麼啦?」此時她真想用煙管敲這個男人。
    「您剛剛那是洋煙的吸法,用煙管不必那麼用力。」 長曾禰忍著笑意。

    「你行啊,長曾禰虎徹!」實在是吸不出個所以然,審神者索性將煙管還給長曾禰。

        用啜飲的方式將煙氣從煙管裡慢慢吸出來,長曾禰任由菸草的氣味在鼻腔中柔和的流轉。

    「主不是好奇菸的味道嗎?」他伸手一把攬過女子的腰,審神者仰頭便見著那隻沒被瀏海遮藏起來的金眸。

    「欸?」一股特殊的、植物獨有的味道充盈在口鼻間。審神者微張的唇也被渡進了菸味以外的濕濡,還有隻大掌正爬上自己的大腿。

        身上內番外套的拉鏈也被下拉到底了。

害我也想用煙管抽菸了(滿足倒

评论(8)
热度(29)
  1. piero百日紅 转载了此文字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