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知難而退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長曾禰虎徹X女審神者、龜甲貞宗有
*基本上也可以算是以長曾禰嬸為前提的龜甲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天花板上的燈亮的晃眼,丁子油的氣息瀰漫在手入室裡。粉白的西裝外套盡染上了塵沙,然而傷者的精神並沒有因為疼痛而萎靡,間歇性的刺痛反而提升了他以人身存在的實感。
        龜甲貞宗仰臥在這六疊大的空間,淺色的眼珠轉悠著,便轉到了離他一疊遠的審神者。審神者小心拆下目釘,將刀刃和刀柄分開,握著打粉棒的手均勻的為刀身鋪上細粉。審神者抿著雙唇沒有出聲,為的是不要讓口中呼出的氣染上刀劍,日後造成鏽蝕。支起一邊膀子,龜甲貞宗只覺得端坐在地上的她宛若一株花樹,安安靜靜由著花開與花落。
        本體刀與人身似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他不知審神者是否知曉,但他自己是十分清楚的。與刀莖相應著的下身某處,慢慢地鼓脹起來,連帶著附近的肌肉也跟著縮緊繃緊。

        再多一點、想要被觸碰到更多。

        審神者將刀重新組裝好,固定上目釘後俐落地入鞘。
    「身上還有哪裡會痛的嗎,貞宗?」收起手入的器具,審神者踱到白衣打刀的身邊,替他褪下沾滿土灰與髒污的外衣,龜甲貞宗也鬆了鬆領口,有意無意地露出頸間的肌膚。當審神者扭開襯衫的鈕子,青年修長的身板上縱橫著赤色的繩索,並且一路延伸至下半身去。
        審神者有點會意不過來,她並非不解風月,但是這般直接了當地見還是頭一遭,使她本能的想將手縮回來。龜甲貞宗仍舊笑吟吟地抓住審神者的手腕,往自己身上摸去。
    「剛才主上大人的觸碰十分的溫柔啊,讓我直發抖呢,呼呼。」語帶軟聲的嗓音聽在耳裡,像是心尖上有羽毛在搔弄著,審神者的耳廓不爭氣地熱了起來。

    「撒手,不然我要把你捆起來。」方才的失態讓審神者有些惱,她出言威嚇道,另一手作勢要拆綁在脅下固定袖口的布條。 
    「哈哈,也是呢……像我這樣的刀啊,不被束縛起來可是不行的喔。」龜甲貞宗又是一笑,將手伸向布條尾端一抽,放在審神者的腳邊。    

    「……不小心冒犯了您,還請您處置我吧……主上大人。」 他將一雙手腕湊上審神者面前,眼鏡的鏡面上反射著光。
    「你太放肆了……」
    「打擾了、主。」手入室的門『唰』的被拉開。男人倚著門框,寬厚的上身披著白底黑色山紋羽織,手裡夾著一塊小木牌。

    「我正好經過這裡,感覺貞宗身上的傷頗令主為難……所以我決定把手傳札讓出來。」長曾禰虎徹咧嘴,一對犬牙白的發亮,特別還在對方的名上加重語氣。
    「那就、謝謝你了。」聽見長曾禰這麼說,審神者面露感謝之色,連忙起身向門口走去,起身時還險些滑了 一腳。
    「小心腳下。」長臂一撈,長曾禰將女子攬向懷裡,又是衝著她一笑。
    「貞宗,沒有意見吧?」
    「……如果這是主上大人的命令,當然。」龜甲貞宗歎了口氣,垂著腦袋將木牌掛上,召喚著侍刀式神。

      

评论
热度(22)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