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言外之意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長曾禰虎徹X女審神者,龜甲貞宗有
*此篇為知難而退的續篇,建議先行閱讀後再閱讀本篇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審神者只覺得心口像是被一隻看不見的手捫住,一口氣堵的慌。龜甲貞宗的態度正如同他柔和的外表一般和順,因笑意而微瞇的淺色眼珠像是能沁出蜜來,那般殷勤卻是讓她莫名的不悅。徑直走向房中,一路上她都是怏怏的圈住手腕。

        當長曾禰替自己開門時,她才想起他是近侍。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的,腿腳還挺快。

    「替我拿拆信刀。」看著案上疊著的公文,審神者吁了口氣。將脫下的羽織用手撣了撣後扔在一旁。

        見著那小巧的耳廓上還微微染著紅,長曾禰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喏。」遞給對方要的東西,順道坐在她的身旁倒了杯茶。

        審神者眨著眼,掃視著他身上的每個角落。已經卸下盔甲換了常服的長曾禰少了些戾氣,她抬起手撫上長曾禰的臉,頰上的一道口子還淌著血。

    「明明還在流血,為什麼把牌子讓了出來?」染上了深緋色的指尖興師問罪地指著男人。
 「這種程度的傷,讓身體自己好就行了。」習慣有傷在身的男人聳聳肩,拾起審神者丟在地上的羽織。

    「還好你不樂於享受疼痛、噢!」低頭一笑,邊拆著信封的審神者跟著打趣,突然一陣刺痛從指尖處傳來。一個不注意,她竟把刀尖嵌入指頭裡。

        血絲用很快的速度匯聚成滴滴血珠,對血本能般敏銳的刀劍男士,似乎能從氣味中嗅到血氣的行走。

    「讓我來吧。」審神者還來不及用布帕制住血口,長曾禰便將那只受傷的手握住,湊向他面前。

    「等等、喂!」她沒有想到他會就著那血吮著傷口,男人的粗礪舌尖停留在指尖上的觸感像是被隻大貓舔舐著,但突如其來的顫慄也讓審神者從心底抖到了外頭,像是有千萬隻蟲蟻撕咬著似的,為了屏住逐漸不平穩的呼吸,審神者開始嚙著下唇的內側。

        掌下的手背細膩光滑,與自己的骨節分明截然不同。長曾禰的唇舌離開了指尖,見著被刀口劃開的皮肉沒有繼續流血,他無聲的笑,輕吻著審神者攤開的掌心。

    「長、長曾禰……你這是!」審神者尖細的抗議沒有奏效,長曾禰反把那手扣得更牢,一個攔腰就把她給擁在懷裏。他更開始吻著腕部薄嫩的皮膚,抬起眼便見著審神者咬地發紅的下唇,撥開她垂在臉龐的瀏海。

   「止血,順便消毒。」長曾禰將那縷黑髮塞向耳後,揉了揉審神者的耳珠。審神者沒好氣地撥開他開始作亂的手,撇了撇嘴。

    「口口聲聲都叫我主上大人,卻沒一件事順我的意,怎麼?這就是你們的為刀之道嗎?」

    「我不會那樣喊妳,妳知道的。」

    「你太放肆了。」嘴上雖是這麼說,她早已經沒了底氣,只是強嘴罷了。

    「對『主上』的尊重用行動表明便可,畢竟我可不是那傢伙啊。」用拇指擦了擦審神者的唇角,長曾禰的笑意更深了。

    「吶,要是這裡也咬破了,止血可就沒這麼容易了喔?」

   

评论
热度(11)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