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濃淡適宜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長曾禰虎徹X女審神者

*11/22好夫婦日大遲到

*以上ok,以下正文

  今天的晨練比平時提早了一個時辰,和泉守在揮木刀時直嚷嚷著要回房裡去睡回籠覺,呵欠連連。
   「該做的事還是不能荒廢吶。」長曾禰朝著長髮打刀笑著,一邊揮去從額上落下的汗水。

  結束手合,他簡單的清理一番後換上正裝。走在長廊上便聽見一串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從審神者房間的方向傳來。
       印象中,在結束例行會議以後的審神者們往往會小聚一番……也難怪她一早便開始置辦一身的行頭,女人家的衣服本來就挺費時。 
       審神者身著一件正絹花柄地紋的薄紅色小袖,用梅小紋袋帶紮成的文庫結像是一隻輕盈的蝶停在腰後。她展開雙臂,輕轉了小半圈後停在鏡子前,看來她十分滿意。
    「唔……顏色還是太淡了點啊……」審神者將臉湊近鏡面,皺起眉頭。走向衣桁,正要取下掛在上頭的羽織,她看見站在外頭的長曾禰虎徹。

    「……抱歉,唐突了。」
    「沒事,只是我大概還需要一點時間,要不你進來等?」
    「喔、喔。」

       記得遊廓裡那些樂器付喪神們也同審神者一樣有個那樣的匣子,但那時侯他沒怎麼留意她們是怎樣調脂抹粉的。置於矮桌上那個小小的木盒子裡似乎藏有著無盡的奧妙, 審神者立起小鏡,從梳妝匣的抽屜裏取出一個黑色小圓盒和一支紅色的筆,那圓盒內珊瑚色的膏狀物應該是胭脂之類的東西。只見審神者用手指沾了一些在指尖上頭,輕輕地擦在顴骨上向外推開。當她用那支紅筆在描繪唇形的時候,一股甜味鑽進他的呼吸之中,聞起來挺像糖果。審神者抿了幾下雙唇,又打開了剛才的小黑盒,補了一些在下唇。

    「那個不是塗臉的嗎?」長曾禰疑惑的問道。
    「這也可以擦嘴唇,是兩用的。」女人用的東西果然複雜,他暗忖著。
       一直瞧著別人如何打理自己似乎挺失禮的,長曾禰將雙手交疊在胸前,斜對房門靠著障子邊框,視線從梳妝盒上的螺鈿雕花上移往角落空了的桁架。

    「吶,怎麼樣?」審神者將臉轉向他。底肌色澤雖較平常白皙,在腮紅的妝點下,綻放出明麗的鮮妍。雙脣比平時多了些血色,閃著水潤的光澤之餘,更多了些粉嫩。
    「還不錯。」長曾禰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自己看起來是還挺順眼的。
    「唔嗯……我果然還是再……」審神者將剛收拾好的化妝品又拿出來,準備繼續加工。
    「我覺得再塗紅一點好了,上次被人家說是高中生,真是……」審神者轉開唇膏時直咕噥。
       從鏡中的表情便能知道審神者是多麼在意看起來「年輕」這事,不過與這個本丸的刀劍們相比她也的確還是個小女孩。

    「好了,大功告成!我們走吧。」審神者將梳妝匣闔上,接過剛剛塞進長曾禰手裡的羽織,繫好紐帶後平了平衣襟,雀躍的挽著長曾禰的胳膊要起身。

    「等等。」長曾禰突然捧起審神者的臉,逐漸靠近她。

 「......!!」

 「……果然,還是太紅了。」

    「喂!妝會花掉啦!」審神者瞪大雙眼,一張小臉更紅了。
    「這樣好多了。」長曾禰揚起嘴角,一邊舔去殘留在自己唇邊的脂紅。

评论
热度(16)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