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雷者請自行避雷
*CP:大包平X女審神者
*這嬸嬸是路人,不是常見的那一位
*我流大包平試寫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當大包平進到審神者臥房裡時,床墊已被平整地鋪好在地。也許是因為光線的緣故,大包平還沒看審神者離去前低垂的眼神,就被她掩起的障子所遮擋。要是冷的話可以先躺進被窩裡,她剛剛是這麼對他說的。

  人的身體固然方便了不少,但在有些地方仍讓大包平覺得遠不如器物。不知從何而來的寒氣鑽入他寢衣間的縫隙,讓他不自覺地搓著雙手,這可是以往從沒有過的感受。走向窗邊的暖爐,大包平將上頭的茶壺端至矮几後替自己斟了杯茶。茶水的熱度透過杯壁傳至男人的手心,他一點一點地慢慢飲下。

     審神者的房間十分寬敞,卻不至於空蕩蕩的。暖色的燈光讓房裡的氛圍十分舒適,男人的神經也跟著放鬆下來。飲下杯底剩餘的茶水,大包平盤起腿在疊上坐下,撐起頭望著屏風上的繡著的手鞠球和扇子。

        夜裡著實比白日裡來的冷冽,他兩眼盯緊屏風上頭的手鞠球,打算按著上頭有的手鞠球數目來決定要做幾下伏地挺身……

        大包平最後也記不清自己究竟用單手和雙手交替了幾次,他只依稀記著在眼皮闔上前有聞到一股花香。

        到底是女人家的房間啊,他想。

*     

        審神者撥了播垂在肩上的髮尾,裡頭燈光氤氳著一層薄薄的水霧。邁出浴室之前她抹了抹鏡子,鏡面上的人兒雙頰給熱氣熏成紅通通的。在房門前,審神者略微平整領口和衣袖後才將障子拉開。整間房室裡只剩下鐘錶裡秒針行走時微小而明確的喀喀聲,以及男人穩定的呼息。見得此狀,審神者不禁有些懊惱。果然是讓他等得太久了。來到床邊,女子低頭瞧了床被上的紅髮男人,指尖逕自朝向大包平的眉心伸了去,將其散落額上的劉海撥順。

        眼前的這個男人長得真是好看,除了俊朗的面容,五官之間的間距也是完美無缺。露出於被子外的一截腿顯示他的修長,這時的大包平翻了個身,精壯的體格從衣領內顯露出來,肌膚的顏色燈光下熏成一片暖色。被大包平略粗的紅髮扎著掌心,手裡一陣刺癢。

    「……今晚就只能這樣了嗎。」審神者輕而細的聲量像是在說給自己聽,語畢俯身輕吻了那雙有些乾燥的嘴唇。她的唇才一離開,大包平便抿起嘴。

    「妳們女人洗澡都花這麼久時間嗎?」男人皺起眉,似是有些不快。大包平不怎麼會掩藏情緒,而他也不願這麼做。

    「是嗎?我覺得我算是速度快的哦。」審神者一邊說著,一邊拉開棉被。她把腿擠進兩人之間,腳背循著大包平寢衣的下襬慢慢往上。

    「喂!很冰欸!」被女子些微寒涼的腳心觸及小腿肚時,男人不住發難。

    「就是冷才要靠得緊一點嘛!」比起自己體溫高出許多的溫熱使審神者不願撒手,兩手反而還將大包平的腰攔著不放。

    「我說妳到底睡不睡覺?」大包平抓住審神者的手,一個側身後將審神者翻倒在地。審神者非但沒有驚懼之色,一雙眼瞇成細長的樣子,似是帶著笑。

    「睡,怎麼不睡?」審神者朝著將身形覆在自己上方的男人眨了幾眼,把手伸向男人胸前。大包平穩健的心搏在女子手底突突地跳動,那充滿彈性並且逐漸繃緊的肌肉令她滿意的勾起唇角。

        今夜,她將把這團火引上身。

   

评论
热度(24)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