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紅

旁觀者清

*刀劍亂舞乙女向二次創作,不喜請自行避雷

*CP:無,主大將組與包丁。

*極化捏他有

*本文描寫的為虎嬸CP那個本丸裡所發生的情境

*我流刀男詮釋

*以上接受、以下下文

  

  「吶吶,我說……主上真的不是人妻嗎?」
       包丁藤四郎將包裝糖果的彩色玻璃紙壓平後對折成兩半,小心翼翼地收進隨身的側背小包中。

    「哦?」
    「咦?」
    「蛤?」
    「嗯?」

       包丁朝包裡掏了掏,摸到一小包金平飴。雖然很喜歡糖果甜蜜蜜的滋味,可是這些小哥哥平常有什麼好吃好玩的都會想到他,包丁想了一想,決定這次和小哥哥們一起分享。撕開三角錐狀的包裝,五顏六色的金平飴於墊在疊上的油紙四散開來,清淡的甜香散播在空氣中。

    「你還在糾結這個問題啊?」後藤藤四郎隨手拿起一顆糖飴塞進嘴裡,將托著下巴的手支在盤起來的膝蓋上。
    「我記得你剛來的時候,大將就有跟你解釋過了吧?」厚藤四郎用手指一次捏起兩三顆拋進口中,嚼碎糖粒時發出清脆的聲響。
    「就是啊,怎麼了嗎?」信濃藤四郎眨了眨眼,視線在油紙上游移了好一陣子卻遲遲沒伸出手去拿糖。
    「那是因為……」看著兄弟們帶著疑惑的神情,包丁轉動著焦糖色的眼珠,讓思緒回到某一天夜晚。

    「那天我在隔壁房間裡聽到主上好像在咳嗽,就去廚房端了一些水給她。」
    「奇怪、你怎麼會聽得得見大將的咳嗽聲?」
    「因為我是近侍嘛!」看見油紙上數量逐漸減少的金平飴,包丁連忙捏了幾顆在掌心裡。

    「主上那時候沒有綁頭髮,長長的頭髮就那樣披在肩膀上,很好看。」
    「然後咧?」後藤又拿了一次,這次是一粒紫色的糖。
    「她接過我端給她的水杯,還跟我說很晚了、我該去睡覺了。包丁把夾住瀏海的粉色髮夾拿了下來,順了順額前的髮絲後重新夾上去。

    「道了晚安後,主上親了我額頭一下。我問她能不能抱抱我,她就給我一個擁抱呢!」
    「吼哦~好奸詐!我也好想要鑽進大將的懷裡哦……」一聽見關鍵字的信濃鼓起腮幫子,一臉羨慕地看向包丁,這才吃了他的第一顆糖。
    「哎呀,包丁還是小孩子嘛!我們現在是和一期哥一樣能夠獨當一面的男子漢了,所以大將對我們的態度也像是對大人一樣啊。」厚笑開了臉,擠了一下身旁的信濃。
 「那個時候的主上、真的很有人妻的感覺啊~!」意猶未盡的包丁用雙手托腮,彷彿自己還置身於那晚的情境之中。

    「話說回來,包丁,到底是什麼讓你認為大將會是人妻啊?」後藤向著包丁挑眉道。
    「對啊,為什麼你會這麼想呢?」
    「為什麼會這麼覺得……這個嘛……」面對兄弟們提出的問題,包丁陷入一陣沉思中。

    「因為直覺,對吧?」
        久未出聲的藥研藤四郎摘下眼鏡,用白大褂的長衣角擦拭著鏡面。

    「咦!藥研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我一直都在哦。」藥研低垂的紫眸被額前垂下的瀏海遮擋住一邊,仔細地審視鏡片的髒污是否還殘留在上頭。

    「那、藥研哥說的直覺是什麼意思呢?」包丁向藥研問道,後藤一夥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將身體傾向藥研那方。

    「直覺是一種不經由推理或經驗去理解事物,而由心靈直接去感受體驗的作用。」

    「……什麼意思?」包丁偏著頭,努力咀嚼藥研的話,房內其餘的大短刀也跟著一同思索著。

    「欸欸、藥研,能不能再多說一點!」

        為了讓兄弟們聽懂,藥研選擇換個說法來解釋。

    「直覺是一種不用經過太多思考過程,很快就能出現的直接想法、感覺、信念或者偏好,所以也被稱作『直觀』。」
 
    「……原來,是這樣嗎?」

    「唔嗯……」

    「……好像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啊啊~好難懂哦!」包丁揪了揪腦後翹起來的一小撮髮,抬頭望著天花板,像是在等著什麼更好理解的事物降落下來。這時藥研才滿意的將眼鏡重新戴上,他用慣用手推了一下眼鏡。

    「我這麼說好啦,包丁,因為對你而言,人妻是你所熟悉的,你知道真正的人妻大概擁有什麼特質。」

    「或許那個時候的大將身上有很多顯示『大將是人妻』的跡象,所以你才會想開口詢問,想要確認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我這樣說對嗎?」藥研調整了一下手上的手套,看向對面的包丁藤四郎。

    「對對、我就是這樣想的!藥研哥好厲害,把我的想法都說出來了!」包丁焦糖色的瞳眸頓時又回復了原來的光采,一臉崇拜地望著藥研。

    「可是、主上有跟我說過她不是人妻耶……是不是我的直覺不準呢?」

    「如果你覺得大將是的話,她會是的。」藥研沒有潑冷水,卻也沒將話說死。語畢,少年揚起嘴角。那抹微笑若有似無,擦拭過的鏡片反射屋外的陽光,異常晶透。

    「哦哦哦!那太好了、謝謝藥研哥!」包丁雀躍的眼神透出愉悅,只差沒湊上去藥研身邊挽住他的手。

    「噗、幹嘛謝我啊!」藥研也是忍俊不禁。就在這時,房門打開了。

    「喔喔、包丁原來你在這裡啊!跟你手合的搭檔已經等你一陣子了噢。」開門的是一個金髮戴著紅框眼鏡的男孩,湛藍的眼珠如同外頭的晴空。

    「今天是我嗎?」包丁驚地連忙從疊上彈起身。

    「你今天的對手就是我。Time is money!浪費了時間就等於是浪費了金錢啊!」博多藤四郎跑進了房裡,拉著包丁的手就要往緣廊走去。

    「手合又沒有收入,那應該算是日常鍛煉吧?」

    「時間也是成本的一種啊!不好意思啊各位,包丁先借我一下,今天的手合裁判是長谷部,我得快一點……走啦包丁!」

    「誒誒?!」包丁朝地上的油紙透出捨不得的神色。

    「好好加油啊!」厚對著包丁與博多招了招手,其餘的人也對他倆投以鼓勵的眼光。

  待到闔上障子,緣廊上只剩下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見著油紙上頭還有幾顆沒有吃掉的金平飴,信濃率先打破沉默。
 「剛剛你好像都沒有吃到呢,要嗎?」信濃將油紙推向藥研。接過油紙的藥研沒將上頭的糖粒拿起,反而是將油紙包好並摺得整整齊齊。
 「等包丁手合結束後拿給他吧,跟他說不必客氣。」藥研微笑著,一邊把摺好的小油紙包遞給厚。

 「你也真是的,居然摺得跟藥包一樣。」接過包著糖的油紙,厚笑出聲。

 「那個、藥研,你剛才那樣跟包丁說,不怕他會希望落空嗎?」後藤向藥研提出從一開始累積到剛才的疑問。
 「還是說藥研其實心裡已經有底了,所以才對包丁那麼說啊?」
 「對耶……說起來藥研算是我們這幾個最早來到本丸的,你是知道什麼嗎?」

 「喂喂,別跟我說你們其實也在意大將是不是人妻啊!這很重要嗎?」面對接踵而來的疑惑,藥研不住扶額。
 「我們是好奇,為什麼你可以這麼有把握。」厚總結出所有人的觀點,雙手抱胸的樣子看起來十分嚴肅。信濃也是睜大了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藥研。

 
    「我並不知道大將到底是不是人妻。」藥研答道。

    「那你為什麼……」藥研拿起身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見著兄弟們還是維持著跟剛才一樣的姿勢與眼神,他仰起頭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的同時,另一手擺出等同暫停的手勢。

    「別急,我還沒說出我的推論。」抹去嘴邊殘餘的茶液,藥研在這個空檔稍微整理一下腦中現有的想法。

 「可能一、大將在現世有結過婚,或是已經有論及婚嫁的對象。」

 「還有其他的可能?」信濃問。

 「可能二、雖然沒有明說,但實際上大將早就符合所謂『人妻』的條件,所以包丁才會覺得她是人妻。但……這個涉及大將的私隱,不是我們所能過問的。」在提及人妻這個詞的時候,藥研還特意用雙手做出表示強調的雙引號手勢。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的大將可能……已經有了人妻之實嗎?」後藤爬梳了一下藥研的話,耳後不住開始發熱。

 「你是想到以前還是刀身時的事嗎?不然怎麼一張臉紅成這樣啊?」信濃朝著後藤擠眉弄眼道,兩手不懷好意地圈住他的頸項。
 「哪、哪有、我哪有臉紅?信濃你不要亂講喔!」因為心虛而連忙否認的後藤趕忙否認,想要掙開信濃的雙臂。而厚卻也在這個時候湊了上來,伸手摸了摸他發燙的面頰。

 「欸真的耶,後藤的臉超紅的。」

 「厚你、你居然跟著起鬨……喔喔喔救命啊!」少年帶著繭子的指掌撫在面頰上帶有一股癢,後藤只能縮著脖子努力閃過那有些奇妙的觸感,而這個舉動導致他倒在信濃的身上。被突來的重量壓倒的信濃也不甘示弱地用雙腳夾住後藤,兩人就這樣子在地上翻來滾去好一陣子。身為元凶的厚則是在一旁捧著肚子大笑,藥研受到厚的感染也跟著笑了起來。

  和一群刀劍男士在同一個本丸中生活,即使以往的刃生裡沒有交集,彼此皆有機會互為出陣、內務與遠征的搭檔。任何的蛛絲馬跡其實都顯而易見,只在於想不想察覺而已,至少藥研是這麼認為的。藥研是不清楚其他的兄弟們究竟發現了多少,抑或知曉與否,他也無意去刺探審神者。審神者還算是個細膩的女子,但對於心思單純的人來說,要掩藏事情是有點難度的,尤其是刻意為之的時候。
        方才在談及審神者時,藥研向來舒展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是厚他們看起來都沒有發現他剎那的異樣,這讓他鬆了一口氣。

  無論審神者看上了誰,或是和誰有了超越主從而非比尋常的關係,藥研都明白這不是他所能置喙的。因為她是他現在的主子,也是這個本丸裡其他刀劍的持有者,更是他家族兄弟的主人。懷刀最為顯著的功用,是保護主人周全;也是為人類賦予「守護」信念的刀種。在獲得這副能夠自由行動的軀體之後,能夠做的事情變得多了,但是想做的和必須做的事情,藥研不會忘記。

 「那……以後我們是不是也要跟著嫁妝陪嫁去大將的夫家那裏啊?」好不容易止住眼油的後藤用手抓抓有些蓬亂的髮絲,從信濃身旁起身。

 「拜託,現在早就不時興陪嫁了啦!」信濃對後藤撇了撇嘴,並作勢要撥亂他的頭髮。
 「喂喂、別打翻我的茶杯啊你們!」厚趕快把自己的茶杯端向高處,深怕將茶水濺了一地。

  看著如同奶貓般打鬧的自家兄弟,藥研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這次是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

评论(4)
热度(68)

乙腐通吃通產
刀劍亂舞/長曾禰虎徹/刀嬸/刀刀
火影忍者/鹿鞠/性轉

© 百日紅 | Powered by LOFTER